学校主页 | 网站首页 | 新闻动态 | 校友动态 | 公告信息 | 校情总览 | 部门概况 | 校友名录 | 校友风采 | 校友情怀 | 校友捐赠 | 校友留言 | 校园风光

 
 
   
 
 
当前位置: 首页>>校友情怀>>正文
 
   
 

热点文章
· 我校杰出校友、甘肃文化厅...

联系方式

  通讯地址: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

  兰州路45

  邮政邮编:745000

  联系电话:09348656367

  电子邮箱:ldxyxyb@163.com

 
   
 
彭金山老师印象记
 

 

宁县文联举行成立十周年大庆,特邀西北师大文学院院长、博士生导师彭金山老师讲学,给我们这些老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彭老师这次回来,可以说是故地重游。彭老师是河南南阳人,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随河南支边的老一辈来到西北林建兵团,分到平凉灵台万宝川农场劳动,也曾到林二师的桂花园林场体验生活,桂花园林场就在宁县子午岭根底。恢复高考后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北师大中文系,毕业后分到庆阳师专任教,随后调到西北师大任教,相继担任中文系主任、文学院院长、博士生导师。是诗人,也是学者。早在当农工的时候就写诗,1973年写的组诗《陇原战歌》,得到西北林业建设兵团上下一致认可,让他的知青生涯变得与众不同。上了师大以后组织成立了百花诗社(1980年更名为西北师范大学青年诗歌学会,199610月,改名为西北师范大学文学联合会),办诗刊,是西北师大《我们》的主要成员。出版有诗集《象背上的童话》(1991)、《看花的时候》(1992),诗选《别一种风景》(1990)、《母亲颂》(1992)、《父亲颂》(1993)、《中国现当代抒情诗选》(1996),编著《20世纪中国散文诗精品赏析》(1993)及学术著作《中国新诗艺术论》(20002006修订版)、《文学批评与文体透析》(2001)、《陇东风俗》(2001)等。写诗,研究诗歌,终成一代诗人、学者、专家。

 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我正在庆阳师专上学,彭老师刚从西北师大毕业,给我们教写作。个子不高,戴一顶鸭舌帽,走路不紧不慢,那时候,他三十多岁,已经是甘肃省有名的诗人了。讲课声音不高,一口带着河南味儿的普通话,很有激情。老师给我们讲顾城,讲舒婷,讲北岛、江河、杨炼,讲梁小斌,讲到激情处,头猛往下一低,鸭舌帽也塌了下去,似乎捂住了眼睛,然后头一扬,帽子动一下,并没有上去,就用手微微地上扶一下。一节课,不时地把下榻的鸭舌帽往上扶,让人觉得那顶帽子有点大。平时走在校园里,总见他下榻着帽子,低着头,不紧不慢,若有所思地走着,见人好像没看见似的。一位老教授说,瞧,你们彭老师病又犯了。病犯了?教授说,你们彭老师作诗病犯了。那时候,正是文学的年代,我们都狂热地爱着文学,白天上课,晚上听老师讲座,写诗。老师是诗人,自然就是我们的偶像。不光写诗,我们班上很有那么几位,也买了鸭舌帽,像彭老师那样在校园里无比深沉地漫步思忖,仿佛自己就是彭老师的亲传弟子。我们也戏称他们“诗人”。

一去二十年——

如今,彭老师早已不戴鸭舌帽了,两鬓斑白,青春不再,今年也从文学院长岗位上退下来了。逝去了青春,诗人精神依旧。乡音未改,还是一口带着河南味儿的普通话,再没有那样激情的低头、扬头动作了。声音低沉,平稳,平和。精神到处文章老,学问深时意气平。人生是一种修炼,文学也是一种修炼,四十不惑,五十知天命,人生随着年龄阅历的不断增长而积累,三十岁的诗人,四十岁的学者,五十岁的专家,彭老师的学养也是经历了这样的修炼。

  

文学讲座上,彭老师给我们讲了他的诗歌经历,讲了写诗必备的几个素质。用第三只眼睛观察这个世界;用炽热的情感去温暖这个世界;用美的心灵来塑铸这个世界;以生命意识来关照我们的世界;始终保持对生活的新鲜感。要有一双发现美、审视美、欣赏美、追求美的眼光和一颗灵动的心,这样,才会在平淡无奇的琐碎生活里常见常新,所谓的“平极则显峥嵘”。这些都是他写诗切实的经验,也是他诗歌的境界。彭老师是学者,是诗歌研究专家。讲座会上,他对甘肃诗坛乃至全国诗坛如数家珍,昌耀的深沉大气,牛汉的铁骨铮铮,唐祈的豁达开放,高平的大气厚重,阳飏的卓然不群,林染的坚毅执着,高凯的乡土乡情,老乡的麻辣怪味儿,桑子、阿信的悠远古朴,牛庆国的沉郁深刻,陈默的质朴无华,都是他常举的例子。学问积累到一定程度,必然要升华成一种境界。记得当年彭老师为我们讲课,有时候不免还要翻一下讲义。现在什么都不用了,心有所思,随感而出,即成精彩。两个多小时的讲座,让人如沐春风,如润春雨,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走过。人生在享受美好的时候,时间是最吝啬的。

彭老师是甘肃新时期成名的第一批诗人,和叶延滨、北岛、食指这些人一起出道,这些年除去诗歌创作、研究,在诗人评论推介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。就甘肃而言,陈默、高凯、牛庆国、高仲选、杨永康、李治博、邵小平等都受到他的推介提携,成为甘肃乃至全国有影响的诗人。另有多少无名诗人、学生受过他的教诲。他的学生官员、诗人、教授、学者已经遍布全国了。

讲座之后,彭老师又和我们这些老学生攀谈。手拉着手问询我们的详情,说起当年往事,老师还能记起我们班几个“捣蛋”学生的名字和他们的“捣蛋”往事。说起这些,老师眼里无不透着慈爱——他们还好吗?

老师说,写了一辈子诗,教了一辈子学,还当了十几年院长,现在就剩下诗歌和学生。

老师说,院长是虚的,学生和诗歌是实的,因为他们是我一辈子的精神追求。

人到老年格外爱孩子,师到老年,格外爱学生,这是我从老师的眼里看到的。和我们说话的时候,彭老师眼里就充溢着这种慈爱。

  

人世间本有许多美好情感的,只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许多美好都被脏物污秽,据说只剩下了战友情、师生情。二十年前,老师在课堂上教育我们,二十年后,又聆听教诲,深感师恩厚重,情感珍贵。时过数日,老师印象历历在目,老师教诲,温暖胸怀。今日闲暇,记下彭老师,也记下这一段温暖的日子,是为记。

已是首条
下一条:生命华实
关闭窗口
 
   
 
   
 
   
 

陇东学院校友办公室 版权所有